第二卷 第五十章 谁搞的鬼

作者:星辰玖
????杨聪他们之所以选择振武卫落脚就是因为崔浩跟朱炳忠比较熟,他们毕竟都是勋贵子弟,在京城还有些交往,说起话来方便一点。

????朱炳忠这会儿还是满头雾水呢,崔浩他们几个到底是来干嘛呢,这些天他没收到任何来自京城的消息啊。

????不过,一看陆灵儿和杨聪的热乎劲,他瞬间就明白了,这位新科状元应该是陆家的女婿,不然崔浩不可能对他这么客气。

????陆家跟当今皇上的关系他自然清楚,看样子这位状元郎前途无量啊,得好生伺候着。

????他将崔浩让到左首客位,又命人上了香茗,这才陪坐在右首,小心的问道:“杨大人,崔大人,你们这次前来有何贵干啊?”

????崔浩也不答话,只管喝茶,杨聪却是放下茶杯,满脸严肃的问道:“朱将军,家父杨林,你可认识,就是在定襄附近收田种地,筹集粮草,去往大同镇换取盐引的福建商户。“

????杨林?

????朱炳忠当然认识,这几年杨林经常拉着粮草打他这里过,平时也经常奉上一些银子,以图方便,两人打过的交道也不算少了。

????只是,他没想到,这新科状元竟然是杨林这个商户的儿子。

????他连忙点头道:“认识,认识,令尊运粮去大同镇,每年都要从这过好多回呢。“

????认识就好,杨聪紧接着又追问道:“朱将军,你可知家父近况?”

????一个商户,谁去注意啊,他又不送粮草给我,朱炳忠只能摇头道:“这个,末将不知。”

????不知道,怎么办呢,直接去问自己的父亲吗?

????杨聪总感觉这事情没这么简单,如果自己的父亲知道是怎么回事,兴许早就解决了,或许,从侧面了解一下还能找出不为父亲所知的原因来。

????想到这里,他拱手道:“朱将军,能否帮个忙,派人去定襄问问,好像有人在暗中给家父使绊子,我想知道,到底是谁。”

????好啊,能给这种前途无量的“大人物”送人情,他简直求之不得啊。

????朱炳忠豪爽道:“没问题,末将这就派人去查探,相信不出几天便会有结果。”

????杨聪哪里还有这耐心等几天时间,这会儿他都有点想直奔定襄了。

????他有些焦急道:“朱将军,能否快点,我想今晚就知道结果。”

????朱炳忠闻言,错点晕倒。

????这会儿都什么时候了,快马加鞭赶到定襄差不多也要一个时辰啊,再加上回来的时间,最起码都酉时了,打探消息不需要时间的吗?

????他偷偷瞄了一眼崔浩,见这家伙都是一脸陪笑的坐在那里,一副讨好杨聪“夫妇”的样子,心中已然明了,这位状元郎估计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有前途,尽力交好,绝对没错。

????想到这里,他连忙点头道:“好,大人稍等,末将这就去安排。”

????说罢,他直接起身,跑到外面,招来自己最亲信的百户,细细交待了一番,随即便命他赶紧去召集熟悉定襄的屯卫,尽量多召集些,然后带着他们快马加鞭赶到定襄,想尽办法,去查探消息。

????没过多久,外面便响起隆隆的马蹄声,一百余精锐屯卫骑着快马,直奔南边而去。

????这家伙,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什么紧急军情呢,谁知道这振武卫指挥使只是想讨好杨聪而已。

????这振武卫就挨着定襄县所在的忻州,原来他们还有大片屯田在忻州境内呢,屯卫中甚至有很多人的亲朋戚友在忻州和定襄,他们也算是这边的地头蛇了,那百户带着这么多人过去查探,很快便打听到一堆消息。

????原来,定襄甚至忻州的所有老百姓甚至是城里的商贩还有土豪乡绅都收到了上面人警告,不准卖粮食给商贩杨林,甚至,有空的时候去杨林购买的田地里干活赚钱都不行。

????很明显是有人在故意整杨林呢。

????传闻,杨林是得罪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至于这位大人物是谁,有人说是忻州知州,有人说是太原知府,有人说是布政使大人,甚至还有人说是巡抚大人。

????杨聪收到消息,终于明白了,这位大人物很有可能是山西巡抚陈达!

????撒尼耐唧唧的,陈能,你想给你们福州陈家招灾是吧?

????他来之前还真没想过是陈能和陈达父子搞的鬼,因为他没想到陈能竟然会如此小心眼,他更没想到,陈达堂堂一个山西巡抚会干这等龌龊之事。

????现在,原因是找到了,这问题怎么解决呢?

????杨聪苦思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带着众人出发,直奔定襄县城而去。

????这次,不但有沈炼带的一百锦衣卫跟着,甚至朱炳忠都带了数十亲卫跟着来了,说什么是给他壮声威。

????杨聪也没有拒绝,他正要大造声势呢,这朱炳忠带人跟着正好。

????这家伙,一行人出现在定襄县城的时候,着实把县城里的人都惊到了,这谁啊,这么威风的,不但有上百锦衣卫开路,甚至连振武卫指挥使都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巡抚大人出行恐怕都没这威风吧?

????一时间,整个县城到处都是热切的议论声,定襄知县收到消息,更是紧张的不行了,这么个大人物突然出现在定襄县城,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

????此时,城中杨家别院却是一片愁云惨淡,杨林皱眉坐在主宅大堂中,那脸都快冷的结冰了。

????他手下的各级掌柜时不时都会进来禀告情况,不过,这些人带来的都是坏消息,整个忻州甚至是临近的代州、阳曲、太古都没人肯卖粮食给他们,也没人愿意到他地里来干活。

????他也知道,肯定是有人故意在整他,但是,不管他怎么打探消息,都没人告诉他,到底是谁在跟他过不去,搞的他想塞钱解决问题都没地方塞去。

????他甚至都请人暗示过定襄知县和忻州知州了,他儿子是新科状元,前程远大的很,不要把事情做太绝了,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但是,这两个家伙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会儿,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了,眼看着交粮日期将近,他甚至一半的粮食都凑不齐。

????或许,是到了放手的时候了,与其在这里干着急,还不如去京城,这生意做不成就做不成了吧,反正自己的儿子都高中状元了,前程远大的很,这点生意做不做都没多大区别,还是儿子的婚事要紧,至于南京户部那边,爱怎么罚怎么罚吧,大不了把这几年赚的钱都赔进去。

????正当他坐那里唉声叹气的时候,外面家丁突然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惶恐的道:“老爷,老爷,不好了,好多人,好多人把我们别院都围了。”

????杨林闻言,打起精神,镇定道:“慌什么,什么人把别院给围了。”

????那家丁哭丧着脸道:“小人不知道啊,好像是锦衣卫,又好像是边军,好多人,数都数不清。”

????难道是背后为难他的正主来了?

????杨林再久经风雨,心里也忍不住咯噔一下,如果真是锦衣卫,那就完了。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