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五章 线索与进展

作者:远瞳
????“隐秘骑士?”琥珀也是头一次听到这个说法毕竟她到现在也就是大致理顺了旧王国明面上的贵族结构而已,对于那些显然更加秘密的、更加特殊的封号和爵位就一头雾水了,“干什么的?跟你一样手潮的潜行者?”

????“……并非如此,”暗鸦也是刚和这位新上司实际接触没几天,适应起对方的说话节奏显得颇为困难,怔了一下才做出回应,“隐秘骑士是非公开的秘密贵族的统称立下特殊功勋的皇家影卫,存在污点但受国王庇护的超凡者,直接效忠国王本人的‘暗手’,总有一些人是秘密为国王办事,深得国王信赖,但又碍于各种原因无法被公开身份的,这些人就被称作‘隐秘骑士’。

????“国王会为这些人赐予姓氏,算是承认他们的功劳和忠诚,但这些姓氏不会被记录在正常的纹章名录和贵族谱系里,只有直接的王室成员和一小部分负责管理名录的人才会知道这些人的存在。而通常来讲,隐秘骑士中的一大半都是皇家影卫原因不言自明。”

????说到最后的时候,暗鸦脸上明显带着一丝骄傲,毫无疑问,他也是一位拥有着“秘密姓氏”的“秘密贵族”。

????然而琥珀却对他这份骄傲很不以为然:“安苏的王室啊……不在生产发展和国家制度上下功夫,倒是在这些见不得光的领域卯足了劲。还真跟老粽子说的一样,七百年了,你们在皇家影卫的基础上肯定有新花样。”

????“老粽子?”暗鸦这是头一次听到这个新奇的单词,下意识重复了一遍,“什么意思?”

????“暗号,你别随便用,用错了容易被打死,”琥珀不在意地摆摆手,随后上下打量了暗鸦两眼,“不说这个了,看样子你也是个隐秘骑士吧?还挺让人意外的……你这样的竟然也能是个隐秘骑士?”

????这话语中的质疑显而易见,暗鸦的脸上微微有点尴尬,然而他实在没法跟一个连续把自己从暗影界里踹出来三次的“大师”解释自己其实也是暗影之道的好手这位半精灵小姐的暗影天赋实在不讲道理,在她面前,自己这个在皇家影卫中排名前列的潜行者就好像个刚入行的学徒。

????看来只要这位半精灵小姐继续担任自己上司,那自己在暗影之道这条路上就别想出头了……实在不行,考虑考虑高文?塞西尔公爵曾经提过的建议,回去练练双手剑术?

????琥珀不知道暗鸦一瞬间脑子里都想了些什么,但她显然对对方的发呆非常不满:“愣什么呢?我跟你说话呢!”

????“啊,是的,我……也是个隐秘骑士,因为在效忠王室的时期我多少也算立下了一些功劳,”暗鸦慌忙说道,并赶紧跳过了这个话题,“如果您想找的人即有贵族姓氏又不在正常贵族谱系的名录上,那他或许也是个隐秘骑士。”

????“我倒是觉得他的姓氏是自己瞎编的……但万一……”琥珀咂咂嘴,抬头看了暗鸦一眼,“你那边是有一份名录是吧?还不赶紧找出来?”

????“是!”暗鸦立刻领命,飞快地离开了。

????在这位前皇家影卫离开之后,琥珀看了一眼周围满架子的书籍和卷宗,以及正在书架之间忙碌的部下和学者们,砸了咂嘴,耳朵微微耷拉下来,似乎心事重重,但又不发一言。

????“局长……”一名在附近的军情局干员小心翼翼地凑了过来,“那……我们还继续找么?”

????“当然继续找!”琥珀没好气地看了这名部下一眼,“谁知道那个‘秘密骑士’的名录里面有没有线索,万一没有不还是要在这儿翻么?”

????军情局干员赶快回到了工作中,而去拿名录的暗鸦并没有让琥珀等待太久。

????短短十几分钟后,这位前皇家影卫便带着数个又沉又厚的书册回到了档案室。

????“这些是过去几十年内得到过王室秘密册封的隐秘骑士的名录,以及他们的部分资料,”暗鸦一边把那些有新有旧的大型书册放在琥珀旁边的桌子上一边说道,“更早期的档案保存在另一个档案库中,而且如果是雾月内乱之前的资料……就更不容易找到了,存在诸多混乱和错漏。如果您需要,那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和人手来慢慢整理。”

????“暂时不用,他只是个普通人类,几十年……几十年就够了,”琥珀看着那些厚厚的书册,从来都自信十足的语气突然间显得迟疑起来,就仿佛产生了一丝预感似的,她看着那些黑色的封面,就好像看到了一张已经在记忆里有些模糊的、胡子拉碴而又颓废的面孔,“先在这里找找,先在这里……你们几个,先别管那些书架了!过来帮我找一下!”

????几名部下立刻响应:“是,局长。”

????“都小心一点,不要翻坏了,有一些书册已经很旧了,”琥珀一边把书册分发到部下手中一边叮嘱,“记住,萨里?伦道夫。”

????很快,档案室中便只剩下了一片轻微又小心翼翼的翻书声。

????琥珀爬到了一张高脚阅读椅上,慢慢翻动着自己眼前的书册,一个字一个字地确认着那上面出现的名字以及附在书页之间的画像,她几乎屏住了呼吸,然而一个小时之后仍然一无所获。

????但却有一名军情局干员突然喊道:“局长!我找到了!!”

????“拿来我看看!”

????琥珀接过了部下递过来的名册,在“萨里?伦道夫”几个字映入眼帘之前,她首先看到的便是一幅附在书页间的、用记录法术描绘出的栩栩如生的画像那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人,黑发整齐梳在脑后,穿着礼服,样貌并不出众,但眼神中却仿佛带着一丝玩世不恭。

????琥珀静静地看了这幅画像片刻,轻声自言自语:“啊……原来你也曾年轻过啊……”

????“是他么?”一名部下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出现在王室秘密资料里的人和他们的局长肯定有关。

????“是他,我的养父。”琥珀低声嘟囔了一句,目光便飞快地在“萨里?伦道夫”的相关资料上扫过这里面提到了这个青年人的出身,提到了他的家庭成员和一些履历,这些资料都格外简略,而且早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一文不值,但琥珀还是看得格外认真,直到她注意到了资料末尾的一个黑色纹章印戳,以及印戳后紧跟着的几个单词:叛逃或失踪,已除名。

????“这是什么意思?”琥珀指着那印戳和文字,抬头看向暗鸦。

????暗鸦探过头看了一眼,微微皱眉,似有犹豫,但还是开口说道:“这个印戳表明他曾经是一名皇家影卫,而叛逃或失踪……就是字面意思。不过对于皇家影卫而言,失踪就会被视为叛逃我们知道的秘密太多,以至于只要断了联系而又无法证明确实已死,我们就会被视作‘隐患’。”

????“叛逃……他是一个叛逃的皇家影卫?”琥珀喃喃自语着,“可是他为什么叛逃……”

????暗鸦看了琥珀面前的名册一会,突然说道:“如果是这份名册对应的行动纪录……应该是有的,我还看到过。请稍等,我去找一下。”

????这一次,他返回的比刚才还快,短短几分钟后,他便带着一份明显有些年头的档案回到了这里。

????“在这儿,萨里?伦道夫失踪前的最后一次任务记录谢天谢地,它不涉及什么宫廷斗争,没有被销毁。”暗鸦把资料递给琥珀,手指指着上面一行已经有点模糊的字迹说道,后者立刻接过,把上面的内容低声念了出来:

????“……690年……前往黑暗山脉,寻找刚铎遗产,未归。未找到死亡证据,疑似叛逃。”

????这就是关于萨里?伦道夫作为皇家影卫的最后一次任务的全部描述。

????“黑暗山脉……他去了黑暗山脉,然后没有返回王都复命,所以被认为疑似叛逃?”琥珀皱起眉,心绪急转,“不……如果按照皇家影卫的准则,他是真的叛逃了……690年,他此后在南境隐姓埋名生活了二十多年……”

????她在脑海中翻动着关于自己养父的全部记忆,试图从那些记忆中勾勒出一个较为清晰的轮廓,来解释养父的人生轨迹,解释他曾做出的那些选择

????一个皇家影卫,深得国王信任,甚至被破格授予秘密贵族头衔的皇家影卫,前往黑暗山脉寻找刚铎遗产,然后毫无预兆地叛逃,在南境隐姓埋名生活二十多年,收养了一个半精灵养女,和一个作风恶劣的德鲁伊在一起坑蒙拐骗,最后因为去教堂偷书而失手被抓,被当地贵族和主教处死,死的毫无意义,仿佛一个蹩脚的小贼……

????一切的转折点,似乎就发生在“黑暗山脉”。

????萨里?伦道夫是去那里寻找刚铎遗产的,而现在琥珀非常清楚地知道那里真的存在刚铎遗产!

????那里有一座忤逆要塞!

????萨里?伦道夫找到了那座要塞么?他在要塞里找到了什么东西?还是说正因为什么都没找到,他任务失败才不得不干脆在南境隐居下来?

????从逻辑判断,琥珀觉得第二种可能性并不大,一个能被国王破格册封的皇家影卫不可能因为这样的原因就叛逃,而第一种可能性……

????根据琥珀掌握的情报,塞西尔的探索人员在忤逆要塞里活动至今,也没有发现第三方的入侵痕迹,除了塞西尔人之外,应该并没有旁人进入过那座古代要塞。

????但这结论并不是百分之百可靠的因为忤逆要塞太大了,而且很多区域都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被隐藏着或处于无法探索的状态,至今探索队伍的指挥官都不敢说已经掌握了忤逆要塞的半数区域,甚至连卡迈尔这个“忤逆者”,都不知道那座要塞里到底有多少分区,有多少个不同的项目小组在占据着不同的实验室,进行着多少种忤逆神明、对抗魔潮的尝试。

????琥珀用力摇了摇头,把所有纷乱繁杂的思绪都使劲压制下来,随后一把抓起了桌上的资料,从高脚阅读椅上跳下来跑向档案室门口。

????暗鸦忍不住在后面喊了一句:“您要去哪?”

????“我去找老粽子!”

????撂下这么一句话,琥珀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房门外了。

????暗鸦挠了挠头发,一脸茫然所以“老粽子”这个暗号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在同一时间,白银堡的书房内,维罗妮卡/奥菲利亚正在向高文汇报着重建教会管理机构的部分进展。

????“我们已经把神谕传扬出去,中下层信徒对神谕坚信不疑,并且没有对各种改制举措提出太大质疑……

????“上层神官有些敏感,经典解释权触及到了他们的利益,但局势在可控范围内。

????“停止异端审判有助于缓和圣光教会和其他教派的关系,有助于恢复国内秩序,但也存在曾受压迫的异神信徒对改制后的圣光教会心存偏见和怨愤的可能,这一点我们需要政务厅的宣传支持……

????“大牧首正在着手收编、改组原有的教廷骑士团,因为这些骑士团已经严重减员,本身就急需改组重建,因此过程很顺利。”

????“关于教会方面的汇报就先到这里吧,”高文在维罗妮卡的报告告一段落之后说道,“我们来谈点别的。”

????维罗妮卡维持着恬淡温和的表情:“您想谈什么?”

????“谈谈你吧,奥菲利亚小姐,”高文笑着说道,“以及你所知的忤逆计划我想,我们是时候把这方面的话题更深入一些了。”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